• 2014-08-21

    新地址 - [餘墨數點]

    喜歡tumblr的乾凈輕巧,手機端也很便捷,因此把以前注冊的一個blog稍作整理,以後就再那兒寫了:http://bodhicat.tumblr.com/

  • 除了《空氣人偶》,是枝裕和執導的作品我都蠻喜歡的。溫靜、平和,以生活化的方式呈現人與人的聯結,在處理觀念差異時體現出的曖昧勁兒,都是很日本味的。

    《如父如子》這個譯名不失文氣,但我還是覺得日文片名更貼切:『そして父になる』——“然後就成了父親”,很自然、很順理成章的一個過程。只是,人的改變並不會這麼順理成章的完成,總要有所遭遇和經驗,才會有所覺知和領悟。

    不同的男孩在不同環境中長大、成人,然後成為一個父親,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經歷和見地傳遞給下一代,這種傳承下來的印記,是親子羈絆的一部分。

    影片中兩位父親,一個在小鎮開電器商店,不拘小節、隨和開朗;一個是東京一流企業的精英職員,一絲不苟、勤奮嚴謹。大多數人應該都會覺得那個不擅賺錢卻懂得如何與家人相處的爸爸更可愛吧。不過隨著對精英父親瞭解愈多,我愈能理解他的言行態度其來有自。他沒有一個溫柔體貼、會耐心陪他玩耍的父親,他只是把自己的經歷不自覺的複製到了兒子身上——希望他獨立、堅強、能幹、有出息,成為一個和自己一樣的精英。

    故事表面是“換子風波”,內在其實是關乎一個父親的成長。在得失之間,在生活的種種變故之中,人會再度審視生命中的羈絆,以及,從和自己不一樣的人身上學習到自己欠缺的品質。

    從《幻之光》《花之武者》《步履不停》《奇跡》《Going my home》一路看下來……我覺得是枝裕和大概是個溫柔的、喜愛傳統和自然的人吧。這種氣息附著在那些安靜、細膩的片段之中,自有一種餘韻。

    這個故事的結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身為職場精英卻不知道如何與家人相處的男人,漸漸變得溫柔、平和,為他人著想,開始學習表達愛,做一個被孩子認可的好父親,而不只是對孩子提要求、訂規則。

    然後,他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父親吧。

  • 2014年世紀公園梅花展,展覽截止日期3月31日。從7號門進,離“香雪海”最近,我從5號門進去,繞了一大圈才尋見梅花蹤影……

    紅梅最招人愛。紅彤彤,春在枝頭已十分。

    白梅粉梅,仙姿麗韻。

    午後雲起天陰,冷風颼颼。任是無晴也動人~

    數點梅花天地春。

  • 2014-02-16

    老故事 - [餘墨數點]

    爺爺的遺物中有一本奶奶的自傳,寫於1969年,篇幅為半本騎馬訂練習本。這份自傳應是文革期間的個人交代材料,然因種種原因沒有上交,雖然字裡行間不時流露出對“組織”的恐懼——”老大哥”在看著你——但其中記錄的身世經歷,在我看來還是饒有趣味的。
    比如:
    1947年,16歲的奶奶經人介紹,和時年30歲、在重慶上班的爺爺成為筆友,次年春二人在漢口見面,並見過雙方父母,夏天回縣城成婚。新婚第二天,匪軍打進來,槍砲聲響了一夜…為避戰亂,奶奶跟隨爺爺住到漢口,沒過多久太平日子,戰火又起,爺爺讓奶奶先行西退,於是帶著身孕的奶奶隻身輾轉於萬州、重慶,輪流投靠親友同事。懷孕八個多月時,奶奶在重慶遇上朝天門大火,混亂中被人群擠進江裡,幸被救起,雖未殃及胎兒,但從此落下病根。奶奶所有行李財物被火燒光,僅剩身上穿著的一件破衫,之後就靠著身邊友人接濟度日,直到一個月後,爺爺才得以從武漢趕來。那年奶奶只有18歲。
    戰爭,選擇,流落,奔波,來不及悲嘆、只能咬緊牙關…這是亂世中兩個普通人的“傾城之戀”。

  • The Christmas Cat
    by Efner Tudor Holmes
    Illustrated by Tasha Tudor

    溫暖的小故事。今天平安夜,自己翻譯了一下,放上來應景。

    《聖誕小貓》

    聖誕前夜。雪終於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在森林中呼嘯而過的寒風。狂風吹彎樹木,各種漂浮物被裹挾著堆積在樹旁。鳥兒們在樹頂擠作一團,裸露在外的小爪子緊緊抓住樹枝,幾乎要凍僵了。樹下,鹿群正慢慢啃食著樹皮,很可能們心裡想的是灑滿陽光的樹林,或是枝繁葉茂的灌木叢,然而此刻的森林,卻處在一片黑暗與苦寒之中。

    一隻灰色的貓正努力爬過厚厚的雪地,一邊爬一邊凄慘的“喵喵”叫著。偶爾會停下來,提起一隻沾滿雪的爪子。對來說,這片風雪交加的森林不但寒冷難耐,更充滿危險。到處都藏著貓頭鷹或狐貍,不得不隨時保持警覺,以便及時躲避突如其來的攻擊。

    曾經有一個溫暖的家,那兒有柔軟的椅子供憩息,有新鮮的牛奶供享用。然而有一天當回家時,“家”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閉。在徒勞等候了幾週之後,滿懷悲傷和困惑的離開了,不得不再去尋找一個家。

    在接下來的旅途中,經過不少地方,可那些房子裡不是有條猛犬,就是有另一隻不願與共享領地的貓。

    現在,已精疲力盡,再也走不動了。貼著一段原木緩緩走了幾步,便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在森林的邊界有一座小農場,主人將它打理的井井有條,充滿節日氣氛。小屋的門上掛著一隻聖誕花環,窗戶透出溫暖的燭光。



    屋內,內特和杰森兩兄弟正坐在暖融融的廚房裡,裝點小動物造型的聖誕薑餅。他們聽著從煙囪和墻縫中傳來的風聲,感到有些不安。

    “碰上這樣的天氣,聖誕老人還會來嗎,內特?”杰森問道。

    “他住在北極,所以我敢保證他已經習慣這樣的天氣了。”哥哥微笑著答道,“別把這些糖衣吃掉了,我們還有三個動物要做呢。”

    這時他們的媽媽走進廚房,說:“就做到這兒吧,孩子們,時間不早了,你們今晚還要把'馬廄'點亮呢。”

    點亮馬廄是聖誕儀式中最特別的部分。馬廄模型被安放在壁爐旁邊的舊磚灶內,內特的灰色毛絨小驢和杰森的玩具山羊站在乾草堆中,望著聖母瑪麗亞與聖嬰,一旁放著微型果籃,角落裡還有木刻的鴿子在空中盤旋。

    爸爸念誦完《平安夜》之後,內特和杰森分別點亮一隻蠟燭,小心翼翼的放在馬廄前。一家人站在一起,靜靜看著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

    一陣狂風卷著雪敲在窗子上,蠟燭搖了幾下。

    “真高興我們的小動物都呆在溫暖的房子裡。”內特說,“想想那些森林裡的動物,現在該有多冷啊!我真希望能讓牠們進到家裡來。”

    “對動物們而言,冬天的確很難熬,”爸爸說,“不過牠們大多數也已經習慣了。”



    森林裡的灰色小貓在不安中醒來。刺骨的寒風終於停了,整座森林籠罩在沉沉的寂靜中。

    小貓慢慢從木頭下面爬出來,謹慎的環顧四週。透過樹冠,可以看到璀璨的星空。一時間,森林似乎變得不那麼冷酷可怖。然而面於不尋常的寧靜,這隻小貓依然十分警惕。忽然聽到從遠處傳來的某種聲音。仿佛是一種神秘的樂聲,召喚前往樹林深處。就在向林中走去時,其動物也紛紛離開各自的巢穴,和一起朝同一方向行進。很快森林中就聚集了各種各樣的動物。

    們默默的在林間穿行,最後抵達一片灑滿月光的空地。樂聲變得更響了。大家這才意識到是鈴鐺的聲音。

    這時,兩匹大馬拉著一架矮雪橇朝空地駛來。雪橇上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一頭長髮,滿臉絡腮鬍。一隻貓頭鷹沉靜的蹲在他肩頭,還有幾隻鳥繞著他飛。在他腳邊擺著幾個裝滿漿果和堅果的籃子。



    高個男人微笑的看著空地上的動物。他讓馬兒停下,從雪橇上走下來,站在動物中間,友好的拍拍們,和們交談。看著那些被陷阱弄瘸了的腿或爪子,他不時發出滿是愛憐的喃喃聲。他一邊走一邊把種籽撒在地上,麻雀跳上他肩頭,啄食他手中的果仁。他還把油脂塊掛在樹上給鳥兒食用,為鹿群帶來長滿葉子的樹枝。



    他走向小貓,吃驚的喊道:“嘿!嘿!小家伙!你是怎麼跑到這兒來的?你應該呆在一座溫暖的房子裡,睡著柔軟的沙發,再喝上一碟牛奶。”

    男人捋著鬍鬚沉吟片刻,說:“我知道這附近有個農場,住著一對小兄弟,對小動物來說,沒有比那兒更合適的地方了。”他帶上這隻瑟瑟發抖的貓,回到雪橇上,站在那兒笑吟吟的看了一會兒身邊的動物們,然後駕著大馬離開了。林中再一次響起雪橇的鈴聲。

    馬兒跑的很快,不過小貓已經不覺得冷了。蜷在高個男人腳邊的一隻籃子裡,鈴聲讓感到平靜。

    聖誕日的早晨。父母還沒起床,內特和杰森已迫不及待跑下樓,看看壁爐邊的襪子裡有什麼禮物。

    “杰森!杰森!你看這兒!”奈特柔聲喊道,“有隻小貓!”果然,在壁爐邊的椅子上窩著一隻灰色的貓,令兄弟倆大吃一驚。

    “可是內特,你說是從哪兒來的呢?”杰森大聲問道,因為太驚訝,他已顧不上保持安靜。

    “我也不確定,”哥哥思忖著說,“不過到了聖誕節,總會發生一些出人意料但是很棒的事情。”

    灰色小貓發出了舒服的嗚嗚聲。望著壁爐上的馬廄,有那麼一瞬間,似乎又一次聽見遠方傳來的鈴聲。